欢迎来到高氏庄园有机冰葡萄酒官方网站登录/注册

高氏庄园

高氏庄园咨询热线:
400-999-6952

热门关键词:
高氏庄园有机冰葡萄酒
当前位置:首页 » 高氏庄园资讯中心 » 高氏庄园动态 » 泽山湖畔的种植状元--高氏庄园 高竹亭

泽山湖畔的种植状元--高氏庄园 高竹亭

文章出处:网责任编辑:作者:人气:-发表时间:2013-11-26 12:02:00

  闻名遐迩的大泽山,其山川殊美,钟灵毓秀,早已成为四方游客为之神往的好地方。据传,多少年之前,观音菩萨路过此地,见这地方祥云缭绕,山清水秀,便降下云头,在此小憩。观音座下莲花池的小金鱼,也高兴的不停跳跃,溅起水花,落在山旁,形成一潭清澈的水洼,便是现在的泽山湖了。这座小山包便被称为菩山。

  到了冬季,人们会看到成群结队的天鹅来此过冬,碧绿的湖水中倒映着天鹅动人的曲线,时而低空划过水面,时而引颈娇啼,和着流云飘烟,粼粼水波,摇曳的杨柳,飞扬的落花,飘荡的落叶,给人带来一片安宁与祥和。

 

高氏庄园



  庄园的农家宴小楼就建在泽山湖畔,站在楼顶,迎面而来的微风,送来一串串清新的空气仿佛空气中都带着果香,沁人心扉。

  这座山的主人叫高竹亭。从2006年承包了这座原本光秃秃的小山后,历时四年时间,治山改土栽培了200多亩有机葡萄。现在已是一片葱茏玑珠累累了。小山上3层综合楼近1000平方米的建筑物拔地而起。这是他为接纳四方游客而兴建的高氏庄园购物中心和农家饭庄。看到高竹亭这些成功的业绩,村民们无不咋舌:老高真有眼光,真有魄力,摆在我们眼前几辈子的荒山秃岭到来了他的手上,就变成了摇钱树,聚宝盆。

  老高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。早在1985年,他就不停的思忖,作为一个大泽山人,要谋求发展,只能立足本地资源。于是,他创办了第一家水磨石厂。由于他缜密的管理制度和一丝不苟的质量把关,很快的产品质量就赢得了建筑商的青睐。然而在水磨石经营最红火的时候,他却把目光投向了葡萄酒的开发生产。这个决定引起了社会上,特别是石材生产同行们的不解:经过千辛万苦经营起来的石材厂说扔就扔?说停就停?你这不是在拿金钱打水漂嘛?

  老高谆谆善诱的同家人讲道理,大泽山有两种资源:一是石材,二是葡萄。二者比较,葡萄的潜力是最大的。葡萄的生长主要取决于气候、水质、土壤这几项栽培条件。而大泽山水库四周的盆地环境,正是形成优质大泽山葡萄品牌的主要因素。现如今大泽山满山遍野都是葡萄,我们如果做葡萄酒,既可以使大泽山葡萄资源的品牌得以开发,又可以使葡萄种植专业户解除了后顾之忧。这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大好事啊。我干定了!家里人都知道,老高平日里虽少言寡语,可认准的事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,就随他去了。

  葡萄的品质对老高的葡萄酒的开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生产条件。1998年他经过多方面筹措,兴办了青岛泽山葡萄酿酒有限公司。然而,摆在高竹亭面前的第一件大难题,是要解决葡萄酒生产的工艺问题。他几次奔赴烟台张裕公司,诚恳求教,争取技术上的支持,张裕公司见老高为人诚恳,更重要的是看中了大泽山的优质葡萄酒生产资源,就鼓励他:有了好葡萄,不愁没好酒。夸他搞葡萄酒生产是一项远见卓识。

  自此,老高便一头钻进葡萄酒生产技术的研究上。查资料,访专家,就像一个求知若渴的小学生。有人说:“你这个年纪了,聘个技术员去操办吧,何必自己费那么多脑筋?”他回答说:“无论聘到什么样的技术员,老板自己首先应该是最好的技术员,要不在管理上就会盲目。”

  几年下来,由于生产技术上从来不出现问题,他生产的“泽玉”葡萄酒在市场上声誉大增。笔者曾在品酒会上听到专家评定说:“泽玉葡萄酒比同类产品好,这里面的原因,除了原料品质好,生产工艺也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。”

  目前,南京军区,北京总后大军联勤以及新华社等单位,已先后同高氏庄园签订了“特别供应”的协议,同行们无不调侃的说:“老高酒厂快要成特供酒厂了。”

  事业的成败,取决于大胆的探索,更取决于成熟的思考。

  随着文化和旅游业日益变热,高竹亭大胆的于2006年承包了坐落于大泽山水库东南岸的菩山。决意把它开发成一个原始生态和谐自然的生态旅游观光园。

  从经营水磨石生产时,老高就形成了一种雷打不动的理念:无论干什么,要么不干,干就要干个最好!

  这也是他开发菩山田园风光的指导思想。他说:“大家对大泽山慕名而来,主要是大泽山葡萄的引力,游客们来到了大泽山,我们理应拿出最好的大泽山礼品来款待大家。因此,就要栽培和生产出名副其实的优质葡萄——有机葡萄。大泽山葡萄已经成为品牌,我要干的是创大泽山葡萄品牌中的有机葡萄品牌,这样才能真正的维护品牌声誉。”

  使葡萄变有机,做种植状元

  要生产出真正的有机葡萄,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首先要改变传统的种植观念,研究葡萄生长的条件,特别是微量元素的要求。

  经过检验,土壤质量已经没有问题,只要把山冈深挖二三米,土质中的原生态的微量元素就会满足有机葡萄的生长需求。然后是追施肥料,一定要有一种真正符合有机质葡萄生长的特殊肥料,而眼下市场上的化肥是不能用的,因为生产这种有机葡萄不允许有化肥和农药的残留。

  于是,他便请教肥料专家,利用草粉,玉米,豆粕,鱼粉等,按一定的比例生产出自己的专用肥。生长旺盛期,便直接喷施或冲施发酵牛奶。这样一来,100亩的葡萄园一次追肥15万公斤,一下子投入60万元!因为除草剂会污染土壤,园中的杂草需要花钱雇人一遍一遍的用手拔。而且对病虫害的防治用的是植物、生物和物理的方法进行防治。价格比普通农药贵10几倍!这样的巨额投入,无疑是家庭成员始料未及的。

  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葡萄在结果期需要限产,一般葡萄每亩五六千斤的产量,而高氏庄园的葡萄却要限产在1000斤左右,工人们实在不忍心把一串串葡萄摘掉,看到满地的葡萄青果,心想,这都是钱啊!一次次同老高商量,能不能少摘一些,老高态度坚决,亲自下手把一串串葡萄摘下来。工人们无奈就去找他老伴告状,老伴忍无可忍,把家人召集到一起。对老高进行弹劾。高竹亭深情的对家人说:“我何况不心疼?有合理的低产量才能保证有机葡萄的高品质才能创出优质的品牌,这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艰难攀登,希望大家理解我支持我!”家人看到瘦了十多斤的老高,箴言了。老伴也心痛的把一腔怨气变成对老头子的爱恋和体谅。

 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在创业者和思想者的面前,是没有失败可言的。就在今年葡萄节拉开大幕之前,已有20多家旅行社同高氏庄园签订了定点旅游观光合同,高氏庄园的人们,也已经开始忙碌于旅游接待的匆忙,沉浸在丰收喜悦中。

  面对高竹亭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,引起我深沉的思忖,也让我找到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坐标。